卜乙之家
幸福的诠释
卜乙专业号 | 2010-8-4
 

人生莫不追求幸福,但幸福是什么,历来聚讼纷纭。以我的看法,幸福就是一种感觉,一种使你精神感到振奋,心情感到愉悦的感觉。

最早想到这个命题是在三十年前。

那一年,我到烟台。那时的烟台站前还有一个小花园,很小的一座。园中有几座花圃,周围是一些树,高高低低的。花园的前边是一条横道,横道的对面是一条纵路,格局有些像哈尔滨车站,当然没有哈尔滨大,也没有如哈尔滨一般的地下城。

那时我坐在花园东南角等车。一个拾荒者进入了我的视野。那是一个老年拾荒者,穿着还不算破,但有些脏。我看到他时,他正在花园南侧、横街北侧的人行道上休息。人行道由方砖铺成,因面向的是一条横街,隔道才是楼房,如此也不显得阴湿。那人身下铺几块破纸壳,头下枕一捆旧纸壳,高翘着一条腿,搭在另一条腿上,看着一本书,完全不理会道上的汽车轰隆,身边的行人往来,就那么怡然自得全神贯注,看到高兴处,还不时掠掠颏下几根胡须。他看书进入了状态,我看他进入了痴迷。那时,我想,他一定是很幸福的,或者说是他感到很幸福。这让我想到了鲁迅所说的北京捡煤渣的老太太。我想,这拾荒者当时的感觉,应该与老太太多捡到几块煤渣是等量的,也就是说幸福感是相当的。如此看来,幸福与物质的关系不大,尽管后者影响着幸福的质量。

再次碰到铨释幸福的注脚是在广州海珠广场。

那次,我从珠江边走到了海珠广场。广场东侧,靠道,有两个老知青在唱戏,两个半老女人,唱得很投入,听着也动听,只是我听不懂她们唱的内容,看她们的表情,我想应该是《天仙配》或者是《红楼梦》之类的爱情戏。他们的右侧,两棵大龙眼树下,有一些人在操练,广播喇叭里传出乐曲。另有一些人坐在花坛的沿上,喁喁细语,不知心中有多少秘密。

一圈花圃西侧,坐着一个捡破烂的。我看到他时,他正在看一份报纸,脑袋枕着花圃台阶,光着的左脚支着地,右腿架在膝盖上,悠然自得津津有味。我感到好奇,想走过去看看他看的是什么。听有脚步声,他微微翘起头,扫了我一眼,而后又看自己的报纸。有大树遮凉,有清风驱热,有好书可看,他真的很满足,也很幸福。

两个拾荒者,一对幸福人。如是,我想,我们活着,当然要追求物质,但也大可不必穷追不舍。这就是知足者常乐。

记得曾读过一篇文章,内容是法国有个大富豪,叫巴列昂,临终时写遗嘱说,穷人最缺少的是野心,成为富人的野心。这当然有它的合理性。但我又想,倘若一个人一生都在追逐财富,孜孜以求,那么他还有幸福么,除非他将追逐的过程也当做幸福。
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卜乙
文章分类
手机文集
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
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-file技术构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