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乙之家
拜泉州李叔同纪念馆
卜乙专业号 | 2010-8-4
 

 

 

王跃斌

 

天下寺院,叫开元寺的很多,这与唐玄宗有关。据说,开元二十六年(738年),为了推崇佛教,他曾下诏让各州都建开元寺。泉州开元寺就是这时候开始叫开元寺的。在此之前,曾叫过莲花寺,叫过兴教寺,叫过龙兴寺。

开元寺虽多,与我有关的却只有泉州开元寺。那是因为这里是弘一大师最后落脚的地方,也是他圆寂的地方。我敬重弘一,因之也随喜了一点佛书。有此因缘,这些年来,我每次到杭州,都要到虎跑,看李叔同纪念馆,拜李叔同骨灰塔。每次看李叔同纪念馆时,我还会想起泉州,想到泉州的那个开元寺,只是因为到泉州的路不方便,火车不通,又不在主要汽车路上,一差二错的,宕到今年,才找到了去开元寺的机会。

开元寺的大门即山门。大门的一幅对联为朱熹所撰,李叔同所书。联曰:此地方是佛国,满街都是神仙。如此而论,我到此地,也属神仙之俦了。

进得门来,一座高塔耸立门侧。塔是开元寺双塔之一。开元寺有两座塔,一东一西,堪称标志,让人想到开元寺的古老。除这两塔之外,寺里的大悲殿、千年桑树都曾教我伫足,思量它们曾伴过的李叔同的岁月。但我到泉州毕竟是为了看弘一纪念馆。如此,对它们本身的文化也就不甚了了。

纪念馆门面三间,楣上正中嵌有一匾,横书“泉州弘一大师纪念馆”,为郭沫若手迹。馆不另收门票。进门迎面立有弘一塑像。像为半身座像,底座中部横刻有“弘一大师造像”六字。座上弘一双眼微阖,凝注远方,似欣似悲。在塑像前,我一反常例,先行给大师鞠了一躬,而后合什致意,再请别人照相留念。

纪念馆展出的是大师在泉州生活的史料、照片、著作和墨宝。在我看来,无论从规模还是从种类上说,都比不上虎跑的纪念馆,但因为是在泉州,而不是杭州,我得已仔细观看,跟着大师足迹一步步走去。

大师祖籍浙江,客居天津。他从小天资聪慧,二十文章惊海内在戏剧、音乐、书法、绘画、文学等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。他是第一个将西方音乐带进中国的人,他创作的《送别歌》历经几十年而不衰,就连我这个平时不唱歌的人,也会唱,从头到尾;他也是第一个在我国开创人体写生的人,第一批演话剧的人。谁知就是这样一个高人,在极尽人间繁华之后,却于1918年走进杭州虎跑定慧寺剃发了,而且修行的是佛教中最苦的律宗,从此刻苦向佛、广扬佛法,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。赵朴初称他是,无尽奇珍供世眼,一轮圆月耀天心,的是盖棺之论。

从前,我在虎跑敬谒大师纪念馆时,每每会想到大师出世的原因,总是不得要领。这一次到泉州,我又想到了这个问题,仍然是悟不出道理。看来我辈红尘中人,想解禅机也难。不过,在诸种说词之中,我倒倾向丰子凯之说。

丰子凯说大师出家是被恶劣的环境所逼迫的。他举大师写的《金缕曲》为证。曲曰,披发佯狂走,莽中原,暮鸦啼彻,几株衰柳。破碎河山谁收拾?零落西风依旧。便惹得离人消瘦。行矣临流重太息,说相思刻骨双红豆。愁黯黯,浓于酒。 漾情不断淞波溜。恨年年絮飘萍泊,遮难回首。二十文章惊海内,毕竟空谈何有!听匣底苍龙狂吼。长夜西风眠不得,度群生那惜心肝剖!是祖国,忍孤负!”

除此之外,想来想去,时断时续,从杭州到泉州,我还倾向大师是为追求一种理想,研究一种学问,也就是佛学而出世的。从大的角度讲,佛学也是一种哲学,大师是在熟解众多艺术之后,又对人生哲学产生了兴趣,并不惜舍繁华而就俭朴。

出大师纪念馆,无意中看到了古船舶陈列馆,里边陈列的是八十年代出土的南宋海船。宋朝时泉州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港口之一,大量的陶瓷从这里出口,是古代陶瓷之路的起点。这条沉船是当时的海上远洋货轮。据测算数据,它长度为34米、宽11米、型深4米,载重量达到200余吨。站在沉船前,遥想当年中国远洋的兴旺,让人感慨千端:如果这种势态能保持下去,那么中国一定会比今天更好。

泉州开元寺是南中国一座大寺院。据说,长江以南的和尚不到这里受戒,就不能当主持。在戒坛前,我被一个老者拦住了,他主动地向我介绍戒坛的功用,双塔的来历,双塔的区分。我因心情舒服,又看他人还不俗,所说普通话也中听,便同他搭讪。他说他是本地人,在北大荒生活了三十八年,乡音先老鬓毛衰。我向来敬重老北大荒人,又有半拉老乡之谊,便虚心了下去。不料,讲完之后,他竟从石桌上拿起一本小册子,让我购买。那是他写的一本健康三字经,只有十几页厚,也没有出版社,也没有书号,只是印有书价,是十二元。我给了他十元,他很高兴,我也很高兴,因为我终于了结了一个心愿,又能在南国遇到一个老垦荒。这也是一种缘分呢,我想。

作者简介
head
作者: 卜乙
文章分类
手机文集
阿酷博客 Arkoo Blog 基于 E-file3.0 技术构建
阿酷(北京)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7